霁月


“Amazing grace,how sweet the sound.
That saved a wretch like me.「奇异恩典,如此甘甜,我等罪人,竟蒙赦免」”

如此恩赐,Asland my Lord,My Father,宽恕我罪——贪食、嫉妒、傲慢、贪婪与背叛。
仅以“过去不可追,逝去的事就不要再和他提起”这样带过。

“I once was lost,but now I'm found. Was blind, but I see.「昔我迷失,今被寻回,曾经盲目,重又得见」”

被白女巫的国王所迷惑,那时候着迷于反抗Peter的权威,在压制Peter的野望中迷失,现在明白了对于自己来说什么才是重要的。

“Was grace that tought my heart to fear.And grace my fears relieved.
How precious did that grace appear. The hour I first believe.「如斯恩典,令心敬畏,如斯恩典,免我忧惧。何等珍贵,恩典出现,初次相信之时。」”

初次听闻Aslan的名字之时感到一种神秘的恐惧,现在明白了,那是对父、对主敬畏,因为那个时候的自己想的都是卑鄙龌龊的事情,Asland的名号给自己的震动,是在警醒唤回自己,但那个时候被丑陋心思占据的自己并不明白。
回到Aslan和家人身边,宽厚的他愿意赐予恩典,原谅过错,并减除白女巫带来的“那个男孩注定要在石桌上死亡的惩罚”的恐惧,甚至代替自己在石桌上死亡,用他的死亡避免了自己承受石桌的审判。

“Through many dangers, toil snares. We have already come.「许多危险,试炼网罗,我已安然经过。」”

所以为了Narnia,为了Aslan,为了无辜受苦的人民,要与女巫战斗。
为了保卫疆土,为了守护家人和人民,不畏惧任何战斗。

“It was grace that brought us safe thus far. And grace will lead us home.「予我平安,引我终归家园。」”

是他将我救回,从白女巫的囚禁下,从丑恶中,他引导我回到正确的道路上,回到家人身边。

“When we've been there ten thousand years. Bright shining as sun.
We've no less day to sing. God's praise. Than when we first began.「我们在此,已一万年,恩光如日耀眼。喜乐赞颂,在父座前,伊始不能停。」”

Once a king or queen in Narnia,always a king or queen.

King Edmund the Just.
将不愧于赐予的王号Just,公正无私。
只要Narnia需要我,任何时候都可以为之奋斗。
For Narnia and for Aslan.





记录、分析

重温闪电侠。

对于逆闪来说,闪是什么?
偶像,仇敌,对手,仇恨对象,神速力的产生源头(?),回家的车票(?),观察对象,试验对象,学徒,英雄,喜欢的年轻人(?)

而闪电侠对于逆闪,Dr.Wells的感官又是什么?
偶像,导师,英雄,杀死母亲的仇人,敌人,可以依赖的长辈,模仿对象(?),需要阻止的对手。

因为时间的交错,他们的感情不对应,但是,如果仅仅是罗列起来,看他们对对方的感觉,很多相似的感情。

如果逆闪仅将闪电侠看成是回家的车票,那他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确保Barry Allen的健康存活的,以什么样的心情去创造闪电侠的,又是以什么心情去培养他的?

但是,逆闪的表现,奇异的并非是完全的利用,也没准备将闪当成一种消耗品。

他对闪电侠的恨不是假的也没有消逝,但对Barry Allen的喜爱和关心也不是假的。

从知晓逆闪目的的我们的上帝视角在看,所有的动作和举动都用我能想到的最大恶意去揣度,却真的在里面找不到杀意和厌恶愤恨,最多是带着点高高在上的看透一切的讽刺和一些所言不实的一些误导。


即使心机深沉,善于忍耐,对于真正讨厌和厌恶的,常年带着伪装,也会在小动作上露出些许。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错误小毛病都是可爱的,但如果厌恶一个人,看不惯的行为就会异常的刺眼,闪闪一直都不是圣人,他是个年轻人,除了善良和责任感,还有一堆小毛病的年轻人,是可以理解成为了哄着Barry忍耐,但总觉得以逆闪的骄傲不会这么委屈自己。而且如果不是真的感情,难道闪不会感觉出来么,不要说小闪是笨蛋,非常好骗,很多人都套路他他都看不出来,但是对比几次受骗的状态,最受伤的反映最大最激励的就是对wells,不是真的感情,不是真的爱是换不出等量的感觉的,逆闪将闪电侠和Mr Allen分开了,他分得出哪个是他仇恨的闪电侠,哪个是他喜欢的年轻人,他的闪电侠,对自己的闪电侠更包容,更爱护,也喜欢,因为是他的闪电侠。

教导一个年轻人并不容易,即便他是你的小迷弟,对你崇拜有加。但是,年轻人的冲动、逞强,有很多毛病,然后也自大膨胀,反正如果不是真的喜欢,那些并不影响最终目的的错误不用管也可以,反正也不用对他的人生负责。除了没好好教近战,极速者需要的正统的技能都没少引导或教给他。

逆閃閃群宣

偶像与迷弟,我为你痴迷;迷弟与偶像,他是我的英雄。
英雄的稚嫩到成熟,最初最艰难的部分已经有人为他完成,
身外之物给了你,只为将来不再如知道的那般艰难。
我的未来已在你的时间线上固定,而现在的我才出现在生活的轨迹中,是非对错无法判断,算不清谁是谁的开始,谁是谁的终结,相互的影响于造就。带着仇恨带着爱、相互纠缠的死敌。

重姬:

逆閃閃大法好。


逆閃閃群宣,誠邀同好抱團取暖。




Harrison Wells  & Barry Allen


Eobard Thawne & Barry Allen


The Reverse Flash & The Flash


他是他的偶像、他的導師、他的英雄……


他的死敵。


他的殺母仇人。


十五年的監視,幾世紀的糾纏……


一段愛恨交織,不死不休的關係。




土撥鼠


迷弟轉黑又轉養成再轉調教不會輕易狗帶的逆閃閃。




@傅杰。Mr.Curiosity 


这是一段始于崇拜,升华成爱,极端到恨的感情。


 一场死死纠缠,多次尝试,不断探索出路的关系。
Eobard Thawne曾对统一场理论提出质疑,万物究竟如何达到高度和谐统一。直到他携带彻骨仇恨穿梭时间,脚步停下时看到年轻的Barry Allen奔跑在中城街头,他们协作,谈笑,对弈,毫无隔阂,从此方信世间之物终将归于初始。
这是存在于过去的逆闪闪,亦是现在与未来的逆闪闪。
他们从未脱身过。
 




@Ameno_Luka 


你喜欢年上吗?你喜欢年下吗?你喜欢两者兼有吗?




@汐麟哗啦 


你喜欢咬尾蛇吗?你喜欢莫比乌斯环吗?你喜欢因果轮回相爱相杀吗?




@suai 


同时欢迎TC和GG粉丝迷妹!只要不逆大家都可以愉快玩耍!2333




一起來萌逆閃閃吧!


逆閃閃聖教招收教徒,走過路過別錯過XD


群號:73603248


悄悄說句,逆閃閃圈大部份文手畫手剪刀手都在群裡哦><

CAPTAIN AMERICA THE FIRST AVENGER the screenplay

FADE IN

1. EXT. FROZEN WASTELAND -DAY

Snow wipes. Hedlight approach. A HIGH-TECH HMUV grinds through an ARCTIC SNOWSTORM.
The HMUV stops TWO SHIELD MEN get out.
The whipping snow is deafening.They can barely see.
THE SEARCH TEAM LEADER,a CIVILIAN,meets them offering his hand.

SEARCH TEAM LEADER
(shouting over the wind )
You the guys from Washington?

SHIELD LT.
That's some flight.
ALT. Get many other visitors out here?

SHIELD TECH
How long have you been on site?

SEARCH TEAM LEADER
Since this morning. A Russian oil team call it in about 18 hours ago.

SHIELD LT.
How come nobody spotted it before?

SEARCH TEAM LEADER
(gesturing around them )
Landscaps changes all the time.

The Search Leader gets a worried look.

SEARCH TEAM LEADER (CONT'D)
You mind if ask what this things is,exactly?

SHIELD LT.
Would you believe us if we said it was a weather balloon?

SEARCH TEAM LEADER
No.

The SHIELD men stare. The team leader shrugs and walk on.

SEARCH TEAM LEADER (CONT'D)
Listen, for the record, I'm not sure we are have the equipment for a job like this -

SHIELD LT.
Is the sonar up and running yet ?

SEARCH TEAM LEADER
Sure. We're getting deep ice preliminaries now. Very deep.

SHIELD TECH
So? How long before we can start craning it out?

He stops the Shield Tech,a bit incredulous.

SEARCH TEAM LEADER
I don't think you quite understand...

The Search Team Leader points at something off screen.

SEARCH TEAM LEADER (CONT'D)
You guys are going to need one hell of a crane.

THE TWO SHIELD MAN looks off screen, awestruck.

REVEAL: A MASSIVE WINGTIP JUST FROM THE ICE.
TOWERING ABOVE THEM LIKE A SKYSCRAPER.


未完待⋯

关于一点点关于美队和Bucky的感慨。【暂存未完】



关于队1部分。
前排标明,自带cp滤镜。

虽然很多时候都在跟着一起叫Steve Captain,但是真正让我觉得感动的却是那个叫Steve男孩。身躯瘦弱,但本人却富有正义感,勇于出面指责一些不正当的行为:电影院里的那个两次阻止关于快放正片的那个不太尊重的言论,很多人都会无视这样的人,或者说对于这样的行为忍下去,但Steve出面说了,不畏惧强大的力量。当然也有小智慧,关于那个旗子。还有那个手榴弹的测试,真的让人敬佩。当然,我不是要将所有正面的感情都放在他身上,还记得电影里的伪造资料去参军体检什么的,他不是个圣人。

美国队长,他虽然是应了这个名字去战斗,去鼓舞很多人,但是他不是,就像是Bucky说的,我要跟在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身边。他本质上还是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只不过这个小个子现在有了一定了力量可以做到一些其他人不能做的事情,但他也只是个有优秀品质的一般人,他的身体、素质的确让血清强化了,但是他也是人。会痛楚,会犹豫,也会不知所措什么的。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才让人感动。

然后是关于他和Bucky之间的一些事情,开始对于在后方表演什么的,他虽然也会觉得这样稍微浪费,但是还是参加了这样的表演什么的,促使“美国队长”出现的,真正站在战场上开始使用血清力量的,是Bucky他的被俘。

那次使用力量,并带领胜利不是他的主要意图,应该算是救援的附带产品,他潜入的主要想法就是要救出Bucky,当然,顺便仔细的看了一眼地图记录下来。并带着Bucky和400人归来,之后很多人的期望落在他身上,那个年代需要一个英雄,时势造英雄是一句很正确的话。他是事迹被传诵,他背负了更多的期待和期望。

让我感动的瞬间,只有Bucky会考虑Steve会不会疼,也许很多人看到的都是成功,但是Bucky看到的却是这样大的变化,这个家伙会不会疼,这样的。

之后队伍的组建,很多时候Steve和大家说的都是“和Captain America一起战斗”。但Bucky却说我要跟在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身边,Bucky对于Steve的态度没有变化,还是把他放在守护的位置上,他是这个小个子的骑士、守护者,他的背后由Bucky守护,虽然他现在变的强大,但骑士的守护是不变的。对于Steve我觉得也是一样的只有在Bucky身边,他还是Steve。

队长打头阵,后面跟着的就是Bucky,他守护他的背后。他们战斗的默契,彼此一个眼神就可以传递,配合的默契。Bucky掉下火车之后的,Steve的表情,那种痛楚和自责,之后我觉得队长要摧毁九头蛇其实是带着复仇的一种目标再里面,也许有对于国家的责任,但是更多的是Bucky死亡的一种刺激。我是这么觉得的。

其实队2也有很多关于他和Bucky的细节,但是我还没好好补,暂时先不例举,但是就以上这些就让我觉得在队3,美队为了Bucky做的那些事情都是合乎常理的,Bucky是Steve重要的人。

关于白牙自杀的一些浅析【小修】

自杀,给人的感觉的难免有些脆弱,最开始分析的时候也在想以一个成年的上忍的耐受能力,承受的压力痛苦和否定的能力不应该这么低下,也想过是不是有其他伏笔,不过在三途川父子相见的时候,朔茂的那种表情和表现让这种可能变的很低。

关于他的承受力,因为是最亲近的人的指责才更让人接受不了,陌生人的不理解和执意他可以谅解,但是不管多么坚强,在对待放在心上的人,亲近的人的时候,都是柔软的吧,这样的更是会出受到成倍的伤害,木叶的小队制度,小队中的同伴都是相处很久的,应该说伙伴也不为过,那样亲近的关系,也说他做的不对,并且连被救的同伴(一定程度上的获益人)也否定他这个行为,心理上的伤口本就不是那么容易治疗的,在猜测当年的朔茂是否临近了抑郁症的边缘,身体每况愈下,失去了作为忍者的能力,加上受到的指责不信任,并且不能再执行任务,他是不是觉得自己没用了呢,而且在心理学上:抑郁症想到的是:“要不死了算了”,这样的思考方式,而且严重的抑郁症会导致身体异常。

估计…开始是三代不给朔茂任务,让他在家呆一段时间,但是后来却是“身体每况愈下”他自己无法执行任务。

心理上的疾病容易让人忽视,而且,他没有地方倾诉,也许会愈演愈烈吧,在家,他是父亲,要让卡卡西依靠,卡卡西那么小,他根本不可能和卡卡西倾诉这样的苦楚,而且,在日本的武士道精神中,即便痛苦,在有人拜访或者在外人面前,是要掩盖痛楚表现的开朗,前一秒可能在痛哭,但后一秒对着别人要露出微笑。【原文: 如果有机会拜访一位正遭遇不幸的武士,会看到他那红着的双眼而泪水未干的脸上,依然一如往昔的绽放着笑容欢迎你。】也许武士道和忍者精神并不相同,但是,本质上,这样精神的要求也会相似。这样的情况,他不会在外面脆弱,没有宣泄,甚至后来同伴也不理解,他更不能诉说。最后被救下的同伴也指责朔茂的行为,小队任务的话应该是长久合作的队友,别说外人,连同队友的指责。是个爽朗并为同伴着想的人,这样一个人,他觉得他的行为给同伴造成麻烦,他会不会更埋怨自己呢。

另外,我觉得…被朔茂救下的那个同伴也被人非议,被议论什么的。比如指指点点的“看,这个就是被救下的那个”之类的,他也是迫于这样的感情,无处宣泄,找到了最后的出口,朔茂,他埋怨朔茂救了他,放弃了任务,但他的指责也许是压弯朔茂的最后一根稻草。

“任务为上”这个观念从在忍校的忍者条例里就能窥其中一角,从小都在被强调这样的规则,朔茂在放弃任务的时候也纠结过,也矛盾过,最后得到的结果不是好的,也对他是个冲击。后来,觉得朔茂选择了自戮,以切腹的方式(死亡的那个图片姿态猜测),也是在承担一定的责任。感觉应该是谢罪居多,他的死亡并不怨恨别人,只是选择了死了结一切而已,也许有些逃避的感情,但是,都是有血有肉的人,选择不难理解,积羽沉舟,群轻折轴,众口铄金,从来都是这样的,一百个人说你是错的,即使没做错事情也会怀疑自己的认知,更何况他是违抗了忍者条例,放弃任务,去拯救同伴,而且被拯救的人也觉得他是错的,他怎么可能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欠妥当,会指责自己,也会想若是自己再强大一些是不是就可以两全,这样,自我质疑,这样渐渐的,也许人就…走上绝路。【摊手】

任务和同伴无论他但是选择了什么我觉得他都会自责,但他还是顺从了自己的心,选择了同伴。

自认为朔茂是一个对自己实力有自信的人,然而当他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完善任务和同伴两边的时候,他会质疑自己的实力,且悔恨自己的弱小,苛刻自责。特别他身上还有,作为木叶白牙那种名誉压着的时候(三忍都避让的白牙),朔茂会觉得自己没有对其信任。仅仅是猜测,关于他衣袖边上的火焰的花纹,应该不是普通人能用的,(有相似火焰花纹的地方:十二守护忍者,火影,一些重要的身份上才可以用那样的图样)就知道他当时的荣誉。

而且人有一种劣根性或者其他的一种属性,会将错误归咎到某个点上让自己好一些的,当时任务失败造成的动荡,也许很严重,导致整个风评都,也许强者理智的人可以公正的看待这个事件,但大多数人,也许会说,都是怨你没有完成这个任务让我们现在这么艰辛之类的。所以,整个木叶的空气也许紧张,让朔茂最后觉得,自己这样的不能任务的身体,不合格的父亲和忍者,最后,谢罪,祸首服诛,一切是不是就会结束。

朔茂不愿意自己是引发村子分歧局势混乱空气紧张的,而且卡卡西可能也受到了牵连,朔茂不会怨恨任何人,这个人很温柔也是个好人,估计他能责怪的只有自己,所以把自己逼向了绝路。

前文预警:

1、主线为二代火影没有在金角银角一役故去,而是活下来,但身体无法承担火影的责任,只能静养。

2、朔茂的年龄向上调,与原作设定不符。

3、本文扉间×朔茂,拉郎。

      顾不得礼仪直接拉开扇门大步冲进房间,上一次这么惊慌还是知道那位大人晕厥的时候,疾步走到近前,他靠着被子弄出的窝坐着脸色一反前几日的暗淡反而红润、人也很精神,看着这样人不禁期望他真的好了,但是,传讯的暗部、火影几位顾问、纲手姬的表情明显不是这样的,想到了那个可能,一瞬仿然天地一片雪白寂静,整个心都空了,“朔茂,来…” 是那听了十几年的召唤,本能地望过去,那人微微抬手手指往手心扣了扣做出召唤的姿态,上前跪在人手边低头,说不出那句有唤必答的“我在”,头上是感受到熟悉的温度和碰触“傻孩子,照顾好你自己,以后…找个你喜欢的姑娘…结婚生子。”嘴唇开开合合发不出一点声音…想要摇头拒绝,却不能让人不放心,只能狠狠地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会遵从。头上的手拂过背脊,还是那么温暖,之后便是一些关于村子的嘱咐,三代大人,长老还是团藏大人都应下,跪坐在身边贪婪地看着,明明人这么精神,才不会离开呢,抱着这样的奢望,却注意到人越来越萎靡,旁边的医疗支起查克拉,那片代表生命的绿色也无法让人脸色再红润起来…而后…那位大人手垂下了…医疗忍者确认,那人殡天。打开想要让人躺平的医疗忍者的手,抓住人脉门,没有一点波动,明明刚刚还是暖暖的,还在抚摸自己,‘不要死!’想要发出这样的悲鸣,却记得那人一直喜静凭借意志硬生生地扼住,无声地抱住埋头在人肩膀上“扉间大人…大人…”

无论多不想面对现实,环抱的身子慢慢地变冷,变硬,泪水沾湿了人衣领,也不会再有人抬手顺背抚头…他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松开人坐直将人放平,用手理顺头发,人去了,自己就更不能…这位大人终生未娶…虽然他自然不会在意别人的目光,但是,自己不能让他非议,即便是种设想,膝行着倒退回几位大人身后,丧主只能是三代大人。对于几位大人讨论葬礼事宜并不开口插嘴。丧主是几位弟子中继承了火影之位的三代大人,团藏桑派人去请主持的僧人,恍惚中有人叫了自己的名字…抬头望过去,几位大人已经在用水湿润着扉间大人的嘴唇,刚才就是纲手姬在叫自己…末期之水…由饱含着生者期望的希冀人在沾湿嘴唇的时候能够活过来脱变而来的葬仪开始,强打精神保持着一贯的礼仪走过去,如果真的能像传说与怪谈一样让人回来有多好,接过茶盏,愣愣地盯着人容颜,喝了一口,低头吻上人嘴唇,也许这是自己最后一次僭越。退后,怔愣地看着人一个个继续沾湿人嘴唇。

看着不知道何时准备的浴盆,这是…要清洗?这个,绝对不想让别人沾手,带着那种几近于攻击的目光瞪着想要帮忙的人。抢在别人之前跪在已半满水的浴槽编,手插进水感受着温度中往里慢慢加入热水调节水温。转身将人扶抱让靠在自己身上,用一直以来服侍人的行事方式轻柔细致轻轻地抚摸人身体、揉按活动人关节,脱去身上的睡衣给人盖上浴巾,横抱起他,意料外的轻,缓缓地让人坐卧在浴槽中,跪在人脚下用掌心撩着水给人揉搓脚趾,从脚底到脚踝,一点点的擦洗到前胸,将浴巾往下盖住胸口。手伸到人脑下托着净面,轻揉搓着银白色的发丝,用剃刀剃掉近日出现的胡茬。抱着人擦干水珠,用毛巾试干头发,用手指梳理头发。

拿起旁人准备好带着家徽的和服礼服给人穿上,习惯正常的整理却一下子反应过来应该左襟压右襟的穿才对,按照规矩给人理顺衣襟,捧起人苍白而低温的脚修剪指甲,停了下才给人反穿上足袋。自己都惊讶自己竟然能这么清楚的记住葬仪的规矩,每做完一项就有下一条浮现在眼前似地提醒自己,虽然心中空洞洞的却能按照礼仪一步不乱的做下来,抱着人头朝北安放在铺了白色床单的被上,上下颠倒盖上被子、最后重叠双手放上佛珠,不舍地摸摸人指尖又定定地看着人,好一会才起身跪在人枕边后侧三步守着。